真人社区

返回列表

一个东北老姑娘的奇幻相亲史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3-28 08:10:4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1
方瑶瑶是我初中的前后桌,打小我就抄她作业,久而久之抄出了感情。高中我们又是同校,同是独生子女的两个人,变得亲如姐妹。
2016年,方瑶瑶过了29周岁的生日。可东北老家只认虚岁,所以在长辈眼中,方瑶瑶已算30岁的老姑娘了。除了方瑶瑶自己,身边所有人都替她的终身大事着急。
30岁结婚,曾是方瑶瑶自设的“最后的人生及格线”。可这条标准在她爸妈那里,别说“及格”,连“负分滚粗”都不算。早几年,爸妈还只是说女儿“叛逆、不懂事”,到了虚岁30这一年,语言暴力直接升级定性为:“不够孝顺,对自己人生极其、彻底的不负责任”。
方瑶瑶也很委屈,从2011年第一次相亲,整整5年时间里,她的“相亲史”就是一个不断创造奇迹、改变自己的逆袭之路:“硬件”上,她从140斤一路减到了95斤,割了双眼皮,学会了化妆,加上原本1米65的身高和本就白皙的皮肤,已经达到了女神级别;“软件”上,她从普通二本毕业升级成为了香港著名大学的硕士研究生;“附件”上,她凭自己的努力考进了省会的事业单位,又在父母的帮衬下,买车买房。
这一年的5月份,二姨给方瑶瑶介绍了一个叫王波的“男孩”。说是“男孩”,其实很不准确——按照老家的虚岁,王波已经35岁。
可看着王波的照片和二姨说的信息,方瑶瑶心里先是狐疑、进而没底:重点大学毕业,在银行已经做到了管理层;100多平的房子在省会的中心地段,车是20多万的迈腾……最主要的是,身高1米80,长得也一点不显老,打扮得很得体,甚至,有点帅。
“都这个岁数了,他为啥一直不结婚呢?”方瑶瑶问二姨。
“你不也到30了,你为啥一直不结婚?”二姨反问道。
“没遇到合适的呗。”
“那不就得啦,对了,他是单亲,父亲早些年没了。”
“原来是单亲家庭啊……”方瑶瑶心想,“这才对么,不然这么优秀的人怎么会被剩下呢。”
7e62076cly1fprrym14ytj20dg08c75e.jpg
加了王波的微信,聊了大概半个月,越聊方瑶瑶越觉得:“这次这个男生极靠谱,有戏。”
王波出差去了一趟韩国,回来之后便约方瑶瑶见面,并带了一盒面膜作为礼物。方瑶瑶约会归来,喜悦之情毫不掩饰,跟我讲电话的语气就像遇到了天上掉馅饼:“你说,怎么就让我遇到这么好的人了?我都觉得自己有点配不上他。”
虽然她不承认自己在那时就已经喜欢上了王波,可那种一旦喜欢上、便低到了尘埃里的患得患失,无论是13岁,还是30岁,都一样骗不了人。
2
方瑶瑶恋爱了,一晃两个月都没怎么联系过我。
她的恋爱进展基本算是在朋友圈搞直播:王波开车只用左手,右手用来和她牵手;周末两个人去公园,王波给她拍的照片很文艺,配字是,“幸好我没放弃,才能遇到你”;更别提那些数不尽的小礼物和无数食物的摆拍。
方瑶瑶之前在朋友圈里从不秀恩爱,而现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在热恋,性急的直接留言问她什么时候发请帖。
直到方瑶瑶要去S市的宜家买家具、王波提出开车一同前往时,重色轻友的她才想到了我,她在电话里认真地问道:“你说,我要订几间房?订两间显得我太保守,订一间又显得我太随便。”
“让他订啊,这事也不需要你主动。除非他有病,不然肯定订一间啊。”
挂掉电话,我不放心,又补充了一条微信:“内衣别选粉红色,太幼稚。”
不是我使坏,方瑶瑶从小就是家长口中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:学习好,听话懂事,似乎没有过叛逆期。可好孩子也意味着是早恋的绝缘体,虽然早就过了天真浪漫的年纪,30岁的小女人在这方面依旧需要好好补习。
从S市回来后的一个星期,方瑶瑶又给我打了电话,让我没想到的是,这一次,她竟然是要我们老家一个算命瞎子的电话号码。
“你这是准备合八字结婚么?”我问。
“那倒不是,我只是想算算我俩合适不合适。”方瑶瑶回道,似乎不高兴。
原来,一周前同车去S市的,除了她和王波,还有王波的表妹以及王波的一个叫小磊的男同事。逛完宜家当晚,去酒店开房时,很“自然”地,王波和小磊一间,方瑶瑶则和表妹一间——性感内衣白准备了。
“下次不行去他家试试。”我以为她只是着急巩固关系,揶揄道。
“去他家?不可能的事情。他那个表妹一直住他家……”
接下来,方瑶瑶讲了一件让我更意外的事情:俩人热恋了几个月,除了牵手之外,还没有过任何肢体接触。
王波的“表妹”一下成了方瑶瑶的心结。她专程抽了一个周末的时间从省会回老家找瞎子算命。报出两个人的生辰八字之后,瞎子只说,两个人缘分浅,而后又说道:“如果真要结婚,还是等到你34岁那年吧。”
“那时王波不得40了?”我在电话里听到方瑶瑶的转述之后哭笑不得。
“唉”的一声叹息过后,方瑶瑶满是怅然地问:“你相信命么?”
这是方瑶瑶第二次跟我和探讨起“命”的问题。
3
方瑶瑶第一次和我说到“命”,是2010年的情人节,那天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失恋。
初恋对象是比她小一届的学弟。方瑶瑶为了等男孩毕业,决定考研,每天在图书馆背书背到痛不欲生;而男孩因为没人陪太无聊,就在人人网上勾搭上了自己的小学妹。
那时方瑶瑶在QQ上问:“你相信命么?你说,我和他是不是命里注定没有缘分?”
我安慰的话打了一堆,最后看着对话框想了很久,才犹豫着敲了几个字:“要不,我这次回家给你找瞎子算算?看看你的正桃花到底在什么时候出现?”
这句话像是给方瑶瑶心里种了草,她天天催着我回老家,帮她找瞎子算算,我只好奉命行事。
我把方瑶瑶的生辰八字、出生地点、还有她父母的生日,告诉了瞎子。然后像个小学生一样,诚惶诚恐地拿出笔纸,准备记录。
瞎子张了口:“这孩子命真好,从小家庭条件就好,一辈子都不愁吃穿。”
话毕,停了一会儿。
我本没把这句话当回事,心想:这也太不严谨了,算了都不到一分钟。
可马上,又被瞎子的下一句话惊到:“爸妈都是吃公粮的,对么?”
“对!”我脱口而出后,房间变得前所未有的安静。我的心跳愈发加速:方瑶瑶爸妈都在实权部门,这算的也太他妈的准了……
“这女孩很聪明,事业很好。只是会晚婚,而且命硬,会克她母亲。”
“晚婚是多晚?”
“34岁以后才能遇到正姻缘。”
“34岁前就不能结婚么?”我继续问道。
“要想结婚,明天也能结。我只是告诉你,只有到了34岁结婚,那才是正姻缘。”
“34岁才结婚,这还算命好?”
瞎子没有答话,我以为不过是故弄玄虚。

可方瑶瑶的确命好,虽然和初恋分手,但却因祸得福,去香港读了一年制的研究生。毕业后,她听从爸妈的建议,回家备考公务员。
从回到家,方瑶瑶她妈就开始张罗相亲:“你都25岁了,现在交个男朋友,处上一两年,结婚也得26、7了。你就是马上要孩子,也得28岁了,你怎么就不着急?再晚几年,你到了30,就是高龄产妇……”
方瑶瑶第一次相亲回来,便支支吾吾地在电话里对我吐槽:“其实也还好,就是胖了一点,矮了一点,眼睛有点小。像丑版的……罗永浩。”
我百度了一张罗永浩的全身照片,然后生无可恋地关掉了页面。我太了解方瑶瑶了:她初中偶像是周渝民,高中爱豆(偶像)是韩庚,大学初恋是小鲜肉……你弄个罗永浩加强版,这不是闹呢么?
幸好,在公务员考试补习班,方瑶瑶认识了张修。
张修跟她同岁,本科毕业,父母都是公务员,家境殷实。方瑶瑶和我只说了这些,但是一看到张修本人,我就立刻明白了方瑶瑶为什么会对他动心——身高1米80,脸上都是胶原蛋白,身上都是小腱子肉。
算命瞎子的话就像一个玩笑,很快被我们遗忘。很快两人都见了家长,彼此很满意。方瑶瑶寻思着两个人考完公务员,事业稳定,就赶紧结婚生子,像她妈说的那样,赶在28岁前生第一胎。
可未曾想,2013年9月,方瑶瑶她妈被确诊得了肺癌,查出来的时候,已经转移到了脑部,没法手术。在那之前,方瑶瑶刚考到现在省会的单位,她想放弃这次机会陪她妈,但她妈坚决反对。
2014年年初,方瑶瑶一个人坐上了去省会的大巴,张修没有去车站送她。再往后,张修去了一个地级市,做了一名警察。两个人的联系越来越少,即便是打开了视频,也只是相对无言。
“要不算了吧。”最后,还是方瑶瑶主动给张修发了微信。
“好吧。”这两个字,就是张修的答案。
和张修分手后,方瑶瑶便开始频繁相亲——因为看着自己穿上婚纱,是她妈唯一的愿望。
可没想到,两年后奇迹发生了,方瑶瑶她妈的病情居然得到了控制,只不过要花重金维持。方瑶瑶开玩笑说,她妈之所以创造了医学奇迹,一定是心里的愿望还没完成,为了妈妈的身体健康,她打算终身不嫁。
她妈可不当这是玩笑,赶紧说:“我还希望帮着带外孙子呢。”
4
从瞎子那里回来,方瑶瑶又说,她偏不信命,务必要想办法和王波有个结果。
方瑶瑶在约会时,先是主动交代了自己的初恋,对应地,王波也说了自己的恋爱史:高中开始了初恋,可那时还不懂爱情;大学的那一位最刻骨铭心,总共谈了七年,本已到谈婚论嫁的地步,结果因他妈生病,他选择回老家,女方不肯放弃大城市的生活,两个人分手——王波不结婚的理由,似乎变得更加充分。
这些话让方瑶瑶想起了张修,而在王波面前,方瑶瑶却没有提起这个名字。
方瑶瑶她妈对王波虽然满意,但又觉得不能坐以待毙,还在帮女儿物色新的相亲对象:“你已经30了,没时间耽误。如果不合适,咱们得赶紧换,坚决不能犹豫!”
方瑶瑶迫不得已,加了一个后补人选的微信,还没聊,便把对方拉黑了。
她跟我说:“在王波这棵树上是死是活,总得有个结果”。
1b6cdac1c3704c24981867ecb03a89a220180323171209.jpeg
国庆节,方瑶瑶订了两张机票、一个房间,计划着和王波来一场双人旅行。
假期过后,方瑶瑶来北京开会,我从大通州带着行李去万寿路陪她住宾馆。她第一时间向我分享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。
好消息是:他们终于睡到了一个床上,并且王波向她求婚了——方瑶瑶挥了挥自己的手,一颗小小的钻石,发着诱人闪亮的光芒。
坏消息是:她的黑色内衣依旧没有派上用场。那一晚,王波坚定地告诉她,“我是一个保守的男人,如果不能确定对瑶瑶你负责一辈子,是绝对不会越雷池半步的”。
那一夜,王波握着方瑶瑶的手一整夜,嘴唇也只是轻轻落到了她的额头上。
“你和你妈说这个情况了么?”
“说了,我妈之前觉得王波也就是99分,现在直接跳到了101分,说‘多一分也不怕他骄傲’。还让我好好珍惜,现在这样负责的男人,简直是稀有动物……”
方瑶瑶欲言又止,我也不好多问。
关了灯,她在床上翻过来掉过去烙大饼。酒店隔音不太好,隔壁隐约传来让人尴尬的声响。我拿出来手机,在百度里面打了两个字:骗婚。
良久,方瑶瑶幽幽说道:“可是,他没反应啊。”
我把查过的那几个链接发给了她:“这些个情况,你觉得是哪个?”
“不能这么巧吧,老天爷这么照顾我,何必呢?”
“你有觉得哪里不对劲么?”
“你发这些我之前已经看过了,可是我不确定,我也不知道怎么办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方瑶瑶说完,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3-28 08:11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5
方瑶瑶从北京回省会,是王波开车去车站接的她。王波借故让方瑶瑶去后备箱拿瓶矿泉水,后备箱打开后,是一束包装精美的玫瑰花。回到家,发现花束里还有张小卡片:“我会把你当成我的小公主,宠你一辈子。”
方瑶瑶说,王波的字是她见过所有男生里面,写得最好看的,以至于再肉麻的话,都变得很顺眼。
没几天,王波妈从老家过来,先是把“借住”的表妹给撵走了,然后又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。饭后,老太太拉着方瑶瑶聊天,说起了已故的王波爸,还有王波曾经的未婚妻。一边说着,一边掉了几滴眼泪:“都怪我的身体,王波又孝顺,不然他也不会被耽误到现在啊。”
方瑶瑶只能安慰,王波妈抓住她的手,又说:“幸好遇见你这么好的女孩,你和王波也是同病相怜,要不是你妈生病,也不会耽搁这么久。什么时候我能见见你爸妈,好把婚期敲定,你们也不小了……”
末了,王波妈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新睡衣,说,迟早要结婚,平时就住在这里好了。
于是方瑶瑶象征性地拿了几件换洗的衣服,拖着行李箱,放到了王波家。王波倒是没有推辞。
在王波妈的催促下,双方父母在省会见了面。三个老人意见完全统一:明年开春结婚,婚礼在省会办,亲戚都接过来;孩子明年年末生最好,毕竟两个人的年纪也不小了;王波妈还坚持再买一套新房,“王波现在的房子离瑶瑶上班的地方有点远,而瑶瑶自己的房子也太小了”。
王波妈回老家那天,方瑶瑶去送她。老太太听说她在南方念的书,还特意学着煲了一锅汤。
当晚,方瑶瑶留在王波家喝汤,之后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,生生看到了12点多。眼看快到了凌晨1点,王波提出要送她回家。
方瑶瑶什么也没说,临走前顺带把自己的行李装到了后备箱,之后便不再约王波见面。可王波却丝毫没有发现方瑶瑶的不对劲,依旧每天给她发微信,约她看电影、吃饭。
过了大概一个星期,先是方瑶瑶她妈打来电话劈头盖脸一顿骂:“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?这么好的男孩你还不珍惜,这么好的条件你上哪里去找?你相了这么多次亲,一直没成,你都不自己找找原因么……”
接着,又是王波妈的电话,说自己儿子不懂事,有点木讷,希望方瑶瑶能体谅。
方瑶瑶不敢跟生病的亲妈吵,也受不了王波妈一个老太太跟自己低三下四,有苦说不出,只能和我说:“感觉是我自己有问题。”
最终她还是妥协了,跟王波似乎和好如初。到了元旦,王波送给她一个3000块的COACH背包作为“惊喜”,方瑶瑶没有准备礼物,有点不好意思。
结果王波自己索要了礼物:他轻轻地吻了方瑶瑶的额头。吻完,王波说,这对于自己来说,就足够了。
方瑶瑶在温情中提出晚上去王波家,没想到却被王波拒绝,理由是同事小磊家里装修,暂住在他家。
方瑶瑶那天约会回家,第一时间拨通了我电话:“可那个叫小磊的人,根本不是他的同事!我早就查过了!”
6
2017年大年初二,方瑶瑶和王波双方父母见面,把婚期正式定在了“五一”。
就在当晚,方瑶瑶买了来北京的机票。她说她实在受不了七大姑八大姨串门时关切的问候——所有人都提醒她:你都31岁了,怎么还不上点心?
大年初三的凌晨,她提着行李箱出现在首都机场的航站楼,那会儿我还没买车,满世界才找到一个出租车肯接她。
“王波呢?”
“和他妈去泰国旅行了,早晨的飞机,他不是孝顺么。”
“就准备这么结婚了?”
“你再提王波,再提结婚,再提我爸妈……总之,你再多问一句,我就弄死你!”方瑶瑶瘫坐到我家的沙发上,打开了电视机。
电视里重播着春晚,她认真地看了起来。

我俩决定按自己的方式过年,知道方瑶瑶已经开了一年车上下班,我租了一辆车,随便看了一下地图,两个人决定一直往北开。
越往北天越蓝,空气也越好。我们先去了颐和园,然后在昌平泡了两天温泉,去了十三陵。后来一路向东去了怀柔、密云,水长城、慕田峪,最后还去了司马台,光是长城就爬了好几段。
全程,方瑶瑶都不跟我提王波二字。可两人却一直聊微信,王波给她发在泰国的照片:椰子树、芒果饭、还有自己新买的花裤衩。
在古北水镇,方瑶瑶拉着我出去买了两个绿瓶的牛栏山。她喝不醉,但是却渐渐打开了话匣子,翻手机相册,调出了一个小孩的照片。
“你猜这是谁家孩子?”
我摇头,方瑶瑶继续说:“张修的。”
她的思绪似乎回到了2015年,那一年她做了两件事:割了双眼皮,买了人生第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。也是一这年,张修和自己相处不到一年的新女朋友结婚了。方瑶瑶曾把他的结婚照发给过我,照片里的两个人看起来特别般配——张修的确是那种适合结婚的男人,以至于身边站着谁,似乎都理所当然。2017年年初,张修又有了第一个孩子,他的人生计划从未改变。只不过配合他的对象,换了另一个人而已。
“爱情这个东西多不靠谱啊,我现在不要求王波有多爱我。我对他没有别的要求,他能像你这样,在我身边陪着我就行。”方瑶瑶有点微醺,“我妈身体不好,我也这么大了。好不容易遇上了王波……”
方瑶瑶拿出微信,给我看王波的朋友圈。照片里的王波带着墨镜,举着一个硕大的椰子笑着,照片下的定位在芭提雅。
她指了指墨镜的位置——镜片里,有一个男孩的影子。
我明白了,拿出手机,让她给王波电话,电话没有拨通。
“他说自己和谁去的?和他妈?”
“对啊。”
“给他妈打电话!”我把自己的手机再次递给了她。
方瑶瑶调出王波妈妈的电话号码,然后用我的手机拨。电话通了,王波妈在那头一直问是谁,吓得方瑶瑶立刻挂断了电话。
“我去!捉贼捉赃,捉奸成双!我就问你,敢不敢和我回去堵他!”
“有什么不敢的?”方瑶瑶酒壮怂人胆,笑着回道。
“那说定了,谁不去谁孙子!”
7
问好了王波回国的航班信息,我和方瑶瑶第二天就从古北水镇出发,直上大广高速。
车开了很远,我才想起来,问她:“你真的没有开车上过高速么?”
方瑶瑶点头,抓着方向盘命令我把音乐关小点。我全程盯着右侧的后视镜,大气都不敢喘一下。
开了大概4个小时后,我们进了服务区。方瑶瑶有点儿打退堂鼓:“咱们要不还是先掉头回你家,回头我就来北京投奔你?”
“这都开出来4个小时了!再说你不想知道真相么?不知道真相,你怎么死心?莫不是真的要‘五一’结婚?”
我们重新上路。终于,十几个小时之后,方瑶瑶把车停到了王波家门口。等了大概两个小时,王波拖着行李箱,和一个男孩出现了。男孩长得很秀气,比王波稍微矮那么一点点,背着双肩包,走在王波后面。
我犹豫要不要打开车门:毕竟两男对两女,胜算并不大。
“我的手有点抖……你拍张照片,一会儿我发给我妈。”看到真相的方瑶瑶有些崩溃。
王波和男孩进了单元门,我问:“那个人就是小磊吧?”
“嗯,他们还挺般配的是不是?我第一次见到的时候,就这么觉得。”方瑶瑶勉强自嘲道。
方瑶瑶她妈的电话过来了,母女在电话里吵了起来,方瑶瑶不停地说:“他不喜欢我,我能有什么办法?!我能有什么办法?!”
挂了电话之后,方瑶瑶让我猜一猜她妈说了什么。
“她说,让我再试一试!碰一碰运气!这是最后一次,之后就再也不逼我了!”说完,方瑶瑶再也绷不住了,紧握着方向盘,哭了起来。
她哭够了,才告诉我,其实在一开始,她就知道王波不对劲:过去5年里,相亲次数多了,每次见到新的相亲对象后,她就会第一时间在网上搜对方的电话号码、QQ号、微博、校内网这些信息。
“但是我搜不到他的微博!朋友圈有‘分组可见’,又都是熟人,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!跟他在一起的第二个月,我说要发资料,知道了他的另外一个邮箱,然后找到了他的微博,发现他的账号里关注了很多男人。而且,这个信箱还注册过天涯,在‘一路同行’里,他有一个连载的帖子,写的是他和他大学的……朋友的事情。”
我听得一愣一愣的,觉得不可思议:“那你当时为什么不问他?”
“我问了,他说那个人不是他。”
“这你都信?”
“我不信!但是我想碰一碰运气,想试一试!”
8
可春节之后,方瑶瑶没有任何动作,似乎做好了“五一”当新娘子的准备。我怒其不争,跟她说:“你‘五一’结婚的时候,我不会送任何礼物,更不会拿一分钱随礼!”
“等你二婚的时候,我再给你包个大的!”我在电话里又补充道,“你一定要注意安全,万一不小心有了孩子,你真不一定能再找个人和你一起养!”
让我未曾想到的是,在情人节的前一天,王波跟方瑶瑶提出了分手。
“他说我太孩子气,没事儿就跟他发脾气。说他工作那么忙,我不能理解他,还给他添堵……对了,还说我不孝顺,对他妈不太尊重,在他家吃饭,还让他妈刷碗……可是,那天我帮忙捡完桌子,是他妈硬给我撵出厨房的呀!”
“这有什么好纠结的?你就感谢他高抬贵手不就可以了么!你妈咋说的?”
“我刚给她打电话,给她急坏了,一直哭一直哭。她说,别着急,再慢慢找,找不到家里也能养活你一辈子。”
挂掉电话,方瑶瑶把王波给她发的微信截图给我。对话里他列举了方瑶瑶的各种“罪状”,除了方瑶瑶电话给我说的之外,竟然还有“爱慕虚荣”、“贪恋财物”……每一条都是文笔极好的小作文,加起来字数足够凑成一个短篇小说。
我气得牙疼,问方瑶瑶要不要找几个人去他的微博搞他:“连分手都选在了2月13号,明显是不想送礼物,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更贪财!”
第二天情人节,方瑶瑶找了顺丰到付,把王波送过的礼物,全部打包寄回到了他的公司。
方瑶瑶她妈给我打来电话,让我好好安慰她闺女。可方瑶瑶在我面前,却表现的像个没事儿人一样。我怕她别是想不开,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,便问要不要去省会陪她几天。
“我真没事!”方瑶瑶见我还是不信,才在电话里说出了实话:“你知道吗,我第一次见到小磊,就有很强的危机感。去宜家那天,他很自然地坐在副驾,我就感觉不对,就多了个心眼儿要了他的电话号码。前几天,我用虚拟号码给他发了一条信息,告诉他,王波要结婚了……然后,王波就跟我提出了分手。”

打这之后,方瑶瑶她妈再没催过她去相亲。
今年元旦,方瑶瑶和我十分认真地计算了一次年纪。按老家的算法,我们虚岁32了。可无论怎么算,我们都没有到达最初设定的“人生及格线”。
“算命瞎子说的‘34岁’,到底是周岁啊,还是虚岁啊?”方瑶瑶问。
“肯定是虚岁啊,要按照老家的算法!”
“那就还是两年,竟然还有两年,啊——!”
方瑶瑶说完,我们在电话两头忍不住都笑了起来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QQ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zhenren.com ( 陕ICP备05002229号 )

GMT+8, 2018-10-22 16:10

Powered by DX X3.2

© 2015 ZhenRen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